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讲讲俺在前几天乘坐火车的事情吧。那是10月14日的中午,我和俩位好友一同乘坐T284从北方一个城市包头出发,前往北京西一位,我去杨柳青(天津的一个站名),上海一位,由于火车票超难买,买到手的火车票是包头——北京西两张,呼和浩特——上海一张,由于我们在包头,故只好在车站再买一张包头——呼和浩特硬座票一张。于是三位中年女性拎着行李上了T284火车的8号车厢,火车徐徐开出了车站,三位妇女坐定开始聊天,一会换票的小列车员来了,换完两张北京西的,疑惑的看着那一张呼和浩特至上海的票,我的那位朋友马上领会列车员的意思,麻利的从兜里翻出了那张包头——呼和浩特的票,只见列车员看罢火车票后,直接说:“你不能坐在这里。”我们马上说:“列车员同志,你看我们这不是有卧铺票吗?”列车员答:“你这一段是硬座,不能坐卧铺,我们有这规定。”我们说:“有规定?”列车员看到我们错愕的表情反问道:“知道不知道车票退票手续费降了?我们马上答:知道,知道。”心想:还宣传铁路车票退票降价的。俺还在那胡思乱想呢,只听那列车员:“知道就好,你们光知道对你们有利的,你想铁路能那么傻吗?便宜都让你们占了,这个硬座票,坚决不能来卧铺,这个规定和退票费降价是一起出台的,我坚决执行这个规定,没到呼和浩特,别说两个小时的路程,这一分钟都不能坐。”额的神呀,原来是这样的,我们看到列车员严肃的表情,俺们心怀侥幸,回了一句:“这边不是还有俩个朋友嘛!就算俺过来取东西行不?”列车员说:“不行,东西不能取。”哦!哦!不能取东西,俺们黔驴技穷了,俺鼓起勇气勇敢的问了一句:“那要是不去硬座呢?”只见列车员说:“那就是要激化矛盾。”天呀,俺的那位到上海的朋友说:“怕了,我去硬座,千万别激化矛盾呀,就不到一个小时了,呼和浩特开车我就回来。”唉,只好这样了,只见那个列车员随后找来另一位列车员准备将我的朋友送到硬座那边的车厢去。在那位列车员的押送下,我陪同一起走过几节卧铺车厢,又通过了餐车,来到了与餐车相邻的硬座车厢风挡处在哪里我俩聊一会天,说话间,火车开进呼和浩特站,我俩从餐车与卧铺车相邻的那个车门下去,从站台上走到8号车厢上去,呵呵,终于转卧铺了。
    在晚上10点多时,火车到达北京西,其中一位下车,顺利到达目的地。由于我是到杨柳青,车票只买到北京西,尚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有了上车的经历,也不敢在卧铺继续待下去了,怕矛盾“激化”,只好拎起行李勇敢的去硬座,俺的朋友陪着俺一同前往,这回俺俩依然站在餐车与硬座的风挡处,同时补票一张,北京西——杨柳青硬座一张,花费26元,手里拿着车票,两位中年妇女站在车门边上聊着天,看看表,零点多了,看着火车慢慢的减速,我拿起行李,向朋友道别,只见火车进站了,停了----。车门怎么不开呀?我还在四处张望,也不见一位拿着钥匙的列车员,我急了,使劲喊:开门呀,只见餐车门边的旅客喊:来了,来了,出来一位拿着钥匙的铁路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说:这个门不归我开。说吧转身离去,我的心狂跳,我知道,在杨柳青火车站只停三分钟。这是火车呀,这可不是的士,我这时急了,只见我说时迟,那时快,拎起行李对着过道满是坐的、躺的旅客大声喊:我要下车,让我过去,我觉得那时我简直就是刘翔了,驰骋在赛场的刘翔,跨越着那些行李,(注:本人中年,较胖,腰受过伤,平时行动较慢。)我跨越着,奔跑着,终于穿过那节车厢,越到了门口,见那列车员作关门的动作,我抓住列车员,列车员侧身,我下去了,站务员一把拽住了我,我的那个心呀,我再望那个火车,只见鸣着笛开走了——。
    俺终于明白了,火车门不是到有些站开门,就一定站站开门;俺知道了,下车要提前问好那个门开;俺知道了,千万别和铁老大斗,斗不过的。俺不知道的是:如果那天,俺没有飞奔下去,列车员有没有责任?如果有责任,该怎样承担?下一站可是德州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关于我们|八桂社区 ( 桂ICP备15006647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